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魔道祖师恶友向】今天的时旧酱也依然不想好好取名字呢

美滋滋。

19帅哥送我一年一度的生贺。


时旧。:

给小朋友的生贺 @善午

恶友原著向,ooc不要打我。你说我不是我就自闭(…)

设定考据不是那么严谨,感觉也没什么好看的,总之生日快乐,高考也加油!

◎字数统计1900  




  ——

  

  薛洋端坐在条长椅上,一声不响吃着碗米酒汤圆。这次的汤圆很糯,米酒也够甜。他眼睛上缠着厚厚的白布,在目不视物的状态下毫无障碍地吃下了一整碗。




  隔着张桌子,摊主正擦着桌面。见薛洋碗已经差不多见底了,抹布一放,热络地招呼道,“道长,可还要再添一碗?”不等回答,身子就已经小幅度转向一旁,势要去取来了。

  远处锅里正腾腾冒着热气,显然是再过不久就可以出新一锅。




  这于薛洋而言可算得上是一次新奇的体验。以往在金陵城闯出名的时候,几乎所有摊贩见到他都恨不得遁进地里躲起来,更别提拿这种热情的态度来招待他。没想到换把显眼有名的剑,脸上缠了条白布,顺手把前两天放在这里拿来实验的几具凶尸给回收了,就能被这镇上的人如此招待。

  真是他妈的…好笑。




  饶是心里这么觉得,薛洋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他一袭黑衣,端端正正坐在那儿,乍一眼看上甚至去还有几分仙风道骨。左右金光瑶还没到,再来一碗边吃边等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身份的主人晓星尘会摆摆手推脱说不必,但他可未必得这也学个七八成。

  

  薛洋朝摊主方向侧过头,沉默着像是在思考方才听到的话,只是不等他说出一声装腔作势的“那就有劳店家了”,身旁就突然冒出了一句客客气气的“那请再添两碗,店家有劳了。”




  声线沙哑无比,像是硬生生从喉咙里被逼出来,随着话音起落,还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怪异的血腥气。




  这次薛洋动都没动,但也没打算再维持什么形象了,一咧嘴角露出虎牙,笑的痞里痞气,“敛芳尊?稀客呀。”




  也是薛洋对金光瑶了解到一定深度,换做是旁人,哪怕是知道金光瑶声音是个什么样,也决计想不到这声音主人是金光瑶。




  如果薛洋没带着那条碍眼的白布,还看得到金光瑶少有的穿着简单朴素的衣物,完全看不出是如今如日中天的金家家主,玄门仙督。

  

  他倒是没理会薛洋这句调侃,径直到店家身旁付完账回来坐到薛洋的对面,满脸凝重,又似是有些焦躁。




  “埋在栎阳常宅的躯干已经被他们带走了。照行踪看来,下一步目标就是义城。”金光瑶说着,捏了捏眉心,直接切入主题“如果他们拿到右手,寻到头颅在我这儿也是迟早的事。”




  薛洋嗤笑,“那岂不更好,省的我再去义城找魏无羡,只待在金麟台,人就会找上门来。”




  金光瑶气笑,想伸手摸水杯却摸了个空,“薛洋,你真是愈发不识好歹。”




  “怎么,这是后悔当年不许手下确认我死透了?”




  “那倒不至于,客卿言重了。”




  刚说两句,摊主端着汤圆过来了。薛洋哈哈一笑,把碗接了过来就碗沿喝了一口。刚出锅的米酒汤圆还有些烫,一口下去除了甜腻腻的味道,还有喉咙间灼灼的痛。




  搁下碗,薛洋在摊主惊诧的眼神中把蒙眼的白布一把扯下又随手一抛,屈指轻轻弹了碗壁,叮当一声脆响,眼神凶狠,亮的刺人。




  “我需要能和魏无羡单独相处的机会。”




  金光瑶接过汤圆后对店家颔首,待人走到一旁后才轻声接上,“苏涉可以借你用。”




  “他不够,温宁脑袋上的刺颅钉可是被拔了。嗤…他是打得过蓝忘机还是打得过温宁?魏无羡现在是没什么灵力,可他那一身本事也不需要仰仗灵力…我得用阴虎符。”




  听到薛洋像是完全不顾残肢,金光瑶挑眉,拿了勺子舀起汤圆,“剩下的这部分能转移还是要转移的。”




  “那当然。”




  “悯善还是跟着吧,就算你再嫌弃,给你收个尸还是没问题的。”




  “那可真是要谢谢敛芳尊赏脸了,我会把阴虎符放在中衣的乾坤袋里。”

  “为了客卿,应该的。”




  话题说到这里终止。金光瑶低头一口口吃着碗米酒汤圆,薛洋摘了布条后就开始坐的歪歪斜斜,自己的那份吃完了,就翘着二郎腿支着下巴看金光瑶吃,蓦地笑了出声。




  金光瑶抬头。




  “你那朱砂没点,还穿成这样,真是教人看了好久才敢相认呢。我笑敛芳尊真是好兴致,不只是衣服,连声音都变成这幅鬼样子。——只为了见我。”

  “为这个?”

  “不然呢?”




  金光瑶笑笑,“薛客卿不也是好兴致?扮起道士还真挺像。晓星尘的名头一摆出来,请你帮忙的人可不少吧?感觉怎么样?”




  薛洋哈哈一笑,没笑几声又戛然而止,换上了甜甜腻腻的笑脸,“你这可就管太多了,在我面前你再装也没用,但我什么样子你不也清楚?”




  金光瑶恰到好处地放下了勺子,表示洗耳恭听,薛洋也乐得继续说下去,就像是在和他人展示自己了不得的成果一样。




  “开始我还觉得新奇,如了他们的愿。但后来我觉得他们太烦,一个不留全杀了。”

  

  “那些走尸?”

  “那些走尸。”




  金光瑶摇摇头啧啧两声,显然是觉得这镇上被薛洋那身打扮蒙蔽双眼的人们着实可怜。




  “怎么,敛芳尊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薛洋这边却不等金光瑶感叹完,就又伸手摸那条白布,一圈圈往眼上缠了过去。




  “…账我结了。你好自为之。希望到时候听得到你的好消息。”




  “那是自然。我办事几时让你担心过?”

  “事说完了,我先走了。”




  金光瑶没理会这句问话,起身打了个招呼,就向来时地方走去。

  薛洋则起身,站在原地,声音爽朗,




  “慢走,不送。”




【end 你没看错是end(。)】



“仙督,您这身上有花香。”
“…你这小流氓。”

带崽贤瑶

与恋爱选手轩

与废物点心洋崽

论我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开始认真画画?

草稿风。
随手摸鱼。
绮莲美女和大眼睛美女

万圣节快乐啊

我觉得薛洋阿箐讨糖好可爱x
p4恶友皮一皮别举报我(…)

换了头像,别认不出我,,
p1旧头
p2新头,和我对象换,我觉得好可爱,,

不好意思我最近沉迷谈恋爱不务正业呜呜呜。
谈恋爱真好。

还有就是,坏消息
本来我以为我可以休学复读然后最近就可以摸鱼了,结果近几天校长找来跟我谈了两小时人生,把我给赶回了画室
所以平常可能真的只有周末能摸鱼了

万圣节本来有张起好稿的薛瑶贺图,等圣诞节再画吧,,(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