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4

我现在翻一翻才发现,停更快一年了…一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
沉迷画画忘却写文……

所以我现在翻出来的是将近一年前的存稿,依旧是小学生文笔,求别嫌弃就是啦……

这应该是倒数第二章,特别短特别水。当年(。)写稿查阅了一些古代女子着装相关步骤,应该有很多方面不完善,ooc也是有的,求轻喷。
最后一章手稿当时就停了没写,好处是现在写的可能会不那么小学生,坏处是可能又要挺久才更……

最后感谢一下耐心关注我将近半年没有取关的人qqq

以及,祝各位白色情人节快乐啦

————————

待周瑜回过神,发觉已至一扇门前。

李白推门而入,点燃了房内的烛灯,将他拉至屋内,在一个梳妆台前停下。

周瑜深深地意识到自己似乎上了贼船,无路可退。
“……陛下,这里是…?”

“啊,朕先前便命令人布置的个房间,早就策划已久了。”李白偏头看向周瑜,笑容中夹杂着些许奸计得逞的意味。

“…陛下你是变态吗。…”

“什么?”

“……没什么。”周瑜扶额。

李白拉开一旁衣柜的门,门后是琳琅满目的衣裙。他挑选许久,取来一套衣物递给周瑜:“饰品在妆台的盒子内。公瑾加油,朕在外面候着。”

“陛下,我…。”

门在不远处关上,屋内重归寂静。

周瑜看向门的方向久久沉默。

可自己似乎并不曾学过如何梳妆……

他此时此刻已彻底后悔了自己答应了李白,自责之余意识到了也许脑子有病这种东西也是个会传染的疾病……

他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一新发现,并决定以后要离那传染源远些。

心中虽是满不情愿,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刻周瑜也只能硬着头皮低头看向了手上的衣物。

将衣物展开,指腹轻抚面料,周瑜不禁些许讶异。

那是一件经过改良的女装,衣裳的做工很好,衣料并不厚重,指尖摩挲极为舒适。
灯光所及能看到精美的牡丹刺绣和祥云暗纹。
主色是十分艳丽的红,领口及宽大的袖口黑色和金色的纹路交织。

不知为何,这颜色总令他感到有些像嫁衣。

淡去了脑中荒谬的想法,周瑜由于片刻终还是换上了衣物,系好衣带于妆镜前坐下,看着面前妆奁内斑斓的化妆品理起了思绪。

细细想来,尽管未曾有过亲身尝试,但诗句沉淀和些许常识还是使得他对面前妆品还是有了个大概的认知,再加上他曾几次被迫随着李白在酒楼观赏过舞女梳妆,心下便回忆起了大概的步骤。

他些许迟疑地寻了铅粉与胭脂,薄施于面上,细细描上了眼线及黛眉,微用妆品柔和了面部的线条,在妆奁中挑了红色花细贴于眉心,最后轻抿唇纸。

待一系列程序按着记忆较为板眼地完成之后,他抬头看向妆镜中的自己,却是微有些发愣。

尽管妆面施得很淡,可他本身五官生得极为清秀柔和,再加上他擅于作画审美较佳。
于此刻看来,烛光之下阴柔又夹带些许妩媚的面容竟真像极了女子。

微微讶异之后,周瑜的心中升起了些许不曾有过的感受。

非得说来,大抵只有生无可恋四字能表达一二。
他也在同时坚定了若被他人看到自己如今模样定要杀人灭口的决心。

而至于他自己,过完今天,就会努力将这事给忘了。

周瑜垂眸看向抽屉内的各色发簪和钗子却是犯了难。

化妆步骤可从诗文中了解,可繁杂精深的绾发技艺又岂是书中只言片语所能描述。

他随缘挑了几个发饰毫无头绪地尝试几下便果断放弃,索性破罐子破摔,用了木梳顺好自己的头发令其披散于肩,便站起身理了理衣裳,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出。

到了屋外,扭头便见倚靠门边的李白手执着酒壶看着他发愣。

空气凝固,气氛安静之久令周瑜越觉尴尬,正打算轻咳打破沉寂,对面带着笑的语气便传入耳中。

“怎不绾发?”

“…不会。”

“来。”

下一秒周瑜的手便被人握住,牵起进入房中。

周瑜有些发愣地看着镜中自己,满头黑丝被一双手轻柔梳理。
脑中空白,不知为何李白会梳理女子的发髻。

许久他才意识到自己今晚脑子是真的有些问题。
——那人常年与各色女子交集,再不会绾发也说不过去。

思绪飘浮,回过神,周瑜惊异发觉头上重量略沉,镜中发髻已几乎成型。

李白挑选了玉簪轻轻插入发髻之中,复用几支发钗将其固定,缓缓收手。

发顶坠马髻成型,留一部分头发自然披于肩上,发髻之间的发饰花式淡雅,装点恰到好处。

周瑜愣神之余,脑中鬼使神差下意识感慨了自家圣上眼光不差,难怪讨女子欢心。

“转过来。”

他闻言站起,转身面向李白,却见面前的人愣住了。

心下莫名紧张,周瑜正欲转身再次看看镜中有何不妥,下一刹手腕被人握住,平衡一失,便落入人怀中。

匆忙抬首之际,目光所及便是面前之人极近的双眸,

嘴唇传来的柔软温热触感便令他彻底呆住。

待许久回过神,周瑜匆忙推开李白,踉跄后退几步用袖子掩住了面。

心下却是奇异地没生出多少对面前之人的怒火,头晕目眩,心跳似是顿了几拍,试图组织语言却是发现十分徒劳:“……陛下,你…!”

李白亦是愣神许久,复而笑着回应:“抱歉啊,因为公瑾实在好看,像极了女子。朕一时脑子一乱就…”

“..还望陛下莫要再开这种玩笑。”

周瑜移开了目光,尽量使语气听起来更为不善。

他此刻略微庆幸房内灯光昏暗,自己莫名发红的脸不至于让面前的人看清。

李白轻笑几声:“公瑾这样很像怨妇哦..。”

他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感到恼怒,手下一刻便被牵起,拉着向屋外走去。

“来,朕带你去一个地方。”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