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1

没粮吃委屈自掏腰包…
私设皇帝李白宰相周瑜
不会玻璃渣是篇糖
慢更
依旧来自画手的小学生文笔忘不嫌弃
呃…至于什么朝代…求历史党轻喷…
以上w祝各位食用愉快,希望各位喜欢
——————————

周瑜看着台面上还未批阅的奏折,按了按酸痛的眉心,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笔,看向窗外。
不用周瑜想也知道,此刻本该做这件事情的皇上,此刻定是在这窗外的远处,同后宫三千佳丽们饮酒作诗。

自周瑜被任命为宰相一来,新登基的皇帝李白便将所有的政务毫无保留地全推给了她,而自己则天天流连于后宫和各色酒楼。周瑜为此十分头大。
周瑜至今都无法理解先皇将皇位传给这么个纨绔子弟的原因,而李白当初又是抱着何种心态任命自己为宰相的,周瑜更是不得而知。
他只记得,当初在肃静的朝堂上,李白打着阿欠,看着下方的大臣们缓缓开口:“周公瑾,你曾为朕的侍读,针对你最为信任,就任命你为宰相吧。”
周瑜心里清楚,所谓李白的侍读,不过是在他偷跑出宫时帮他倒酒的小弟罢了。
然后,周瑜还能说什么?只得躬身谢恩。然后,就退朝了,皇上就回去睡觉了。留在周瑜面前的是如山般的奏折。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周瑜越发觉得这个皇帝令他生无可恋。
自登基之后,李白便是多次的早朝迟到。侍女们无奈地向周瑜哭诉她们尽力了,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准时叫醒陛下,求他去帮忙。
于是在第二天,周瑜便早早地来到了李白寝宫。
在周瑜不失礼度的叫唤声中,李白算是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看清面前的人后弯眸笑了笑,一拽周瑜袖子便将他扯到了床上,抓着袖子叫他陪自己睡。
周瑜发愣之际闻到了扑面而来的酒味,料定这陛下是昨夜宿醉还未酒醒,但无奈皇命难违,周瑜只得任由李白抱着自己,打算陪他再躺上片刻......于是周瑜就这么睡着了。
于是那一天,他和李白一起迟到了。
从那以后,周瑜再去叫李白起床,就任由他拽自己袖子喊自己陪他睡,依旧面无表情直接将那一国之君连人带被子给拖到地上。
看着地上揉着自己摔疼的腰,抬头哭唧唧着抱怨的李白,周瑜淡漠地叫来侍女给陛下更衣,边径直离开。
...去他的皇命。

自古君权相权之间便是无比对立,而尽管周瑜毫无二心,但在怠惰的皇帝不务正业毫不顾忌的甩锅行为之下,终免不了被人以此说事。
周瑜为此曾数次劝李白自己亲自管理政务,无奈李白从不听话,日日依旧游手好闲。
一次早朝,有人为此事上奏。倒不一定是真不满于周瑜的夺权,忧心于国运。宰相这个位子也是极具诱惑力的。
那位老臣将他用心编造的种种罪状呈给李白,厉声质问周瑜是否蓄意谋反,阐述了在此之下危在旦夕的皇位与艰难的国运。
听着他激昂的腔调,周瑜的指甲已深深陷入掌心。大殿上无一位大臣出言替周瑜辩护,他自己自是无法再此刻反驳。
李白淡然地听完大臣的长篇大论,撑头靠坐在龙椅之上,面向大殿内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前所未有地皱起了眉头,淡淡开口,往常语气中常带着的懒散中多了一丝愤怒:“一派胡言。周公瑾乃是朕深信的左膀右臂,日日为国家事务心力憔悴,劳苦功高,又岂是你能够栽赃的?此次就罢了。日后若再有人敢出言诽谤公瑾,朕绝不饶恕。”他一挥袖从龙椅上站起,转身离去,“退朝。此事不准再议。违背者,斩。”
周瑜在原地呆愣了许久,只觉得心中有些许暖意袭来。直到大殿人群散尽,才转身离去。
当晚与李白下棋时,还未等周瑜开口提及早朝之事,李白变先皱眉抱怨了起来:“早朝那人是何居心,明摆着想要破坏朕的安逸生活,叫朕去过上天天批阅奏折的痛苦日子啊。要谋反的明明是他才对吧?”
“......所以这便是陛下您早朝愤怒的原由?”
“当然。”
“......”
周瑜清楚,自己这回算是白感动了。
“...但他那么说你,朕也不能容忍。”
周瑜十分诧异地抬起头,对上的是对面人明亮的双眸和温暖的笑容,“以后若有人再对公瑾你有意见,就跟朕说,朕把他给斩了。”
“...陛下,人不能乱杀。”
李白十分没形象地撇了撇嘴:“那又如何?朕乐意。”他身体前倾,双手扶上周瑜的双肩,“你是朕的人。谁敢说你的不是,就该死。”
“陛下......”
“你只需知道,你在朕心中,是重要的。”
“......您把棋盘弄乱了。”
“......啊。..”
周瑜第一次发觉那皇上有成为暴君的潜质,决心日后要好好加以改造教导。
而周瑜也从未觉得如此心安。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