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2

感觉拖更好久的样子…
这周一直在咸鱼,什么都写不出来…

这章糖分有点高,
没错,没有车,没有车…

强行加分段假装写得很长了的样子xx
[实际上并不]

下一章估计要等期中考完…
嗯,大概就是这样x
祝享用愉快

————————————————

周瑜睁开眼睛,窗外已一片漆黑,屋内只有一盏烛灯发着微弱的暖光。

周瑜意识到自己是批阅奏折过程中不小心睡着了,连忙坐起,扭头入目是已批阅的奏折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旁,身侧的人趴在桌案上睡得沉静。

垂眸凝视着那人沉睡的面容,睫毛浓密而纤长。周瑜才意识到李白其实长得很好看。

也许先皇传位给他看的是脸…周瑜也只能这么推测了。

他直起身,取下披于自己身上的衣物,微微皱眉,俯身轻轻摇醒身旁的李白:“陛下…龙袍不能随便披别人身上的。”

被弄醒的李白坐了起来,揉着眼睛没好气地望着周瑜:“…醒了?…难道朕来到这看你睡着了,想给你盖件衣服,还得回一趟寝宫,找件能盖的衣服再来不成?”

…其实为什么非得是衣服,明明不远处有被子…周瑜心中暗想着,却没说出声。

他略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下次希望陛下留心些…”
李白撑头看着他打理自己的龙袍,指了指一旁的奏折:“今天朕来你这,看你太累,便帮你批完了。”

周瑜有些无法理解这皇帝是抱以何种心态,才能在做了本该是他自己分内该做的事后,语气还如此坦然到让人想喊皇恩浩荡。

“…多谢陛下体谅。”

怎么说今天李白也挺乖的,也该谢谢他…

周瑜边这么想着,将理好的龙袍替李白披上,后者却抓住了他的手腕,龙袍滑落。

“现在已是人定之时,朕的寝宫也离你这有些距离…公瑾不介意朕今夜与你同床一晚吧?朕懒得回去了。”

烛光中,周瑜看不明李白脸上笑容的含义。

“若陛下不介意,臣自然毫无意见……”

话音未落,李白已经很自觉地躺到床上了。

周瑜有些无奈地弯腰捡起地上的龙袍小心挂好,吹灭了桌案上的烛火,就着月色脱去了外衣,摸索着躺好。

一片寂静中,身侧人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腰,顺势将他搂入了怀中。

周瑜任由他抱着,发愣之际,发觉今日李白的身上并无往日常带着的酒味。

…许是这陛下脑子又坏掉了吧。周瑜也只能如此推测。
抱以关爱智障的心态,周瑜没有动。

“晚安,公瑾。…”

耳侧传来的声音带着丝丝热气。周瑜感到自己的面部有些发烫。

——果然这么被抱着挺热的…

“晚安……”

周瑜在李白怀中闭上双眼。进入睡梦之际,他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尽管李白后宫佳丽三千,但他似是始终未曾与任何一人共度良宵。

“陛下…该上朝了…”

李白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看面前叫唤自己的周瑜,翻了个身:“…再睡会。”

话音未落,后背着地的剧痛感顿时令他睡意全无。

这个公瑾真不温柔……

李白边暗暗抱怨,边扶着腰坐回了床上。

“公瑾,给朕更衣。”

“臣在这方面不怎么擅长,陛下若要人服侍穿衣,臣可为陛下去唤外头的宫女…”

“朕就要你替朕更衣。”

“…臣这就去叫人帮助陛下…”

“不要,朕只要公瑾。”

“…自己穿。”

李白拿起了被丢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抬头看了看关上的房门,听着远去的脚步声不在意地笑了笑,自己着上了衣物。

这公瑾真是…罢了,不急……

“陛下今日早朝又迟到了。”大殿内的人陆续离去,周瑜的声音显得有些不满。

李白瘫在龙椅上打着哈欠:“这次可不怪朕…怪公瑾你不听话,不帮朕更衣。”

“……明明是陛下无理取闹…”

这公瑾还学会顶嘴了…李白抬眼看了看他。

果然还是应该管教一下?

边想着,李白勾起嘴角,露出不明意味的笑,招呼着周瑜过来。

待周瑜走近,李白一拽他的袖子,将他拉到了自己身上,沉思了一会后抬手勾起了周瑜的下巴,露出了自以为风流倜傥的微笑:“而且,还不是怪公瑾抱起来手感太舒服了…朕醒了以后只顾着回味了,哪还有心思起床?…”

然后风流倜傥的脸上便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周瑜有些狼狈地站起来,耳根有些泛红,瞪了李白一眼后,用李白从未见过的速度快步离去。

这公瑾…根本不给人管教的机会嘛…

李白十分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还学会打朕了…宠坏了…

看来今天是去不了后宫了……

看着周瑜离去的方向,李白笑了起来,尽管已经并不风流倜傥。

嗯,自己的宰相,脸红起来真可爱……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