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备香】不悔

一篇玻璃渣
ooc有,没文化bug多轻喷
刘备人渣设定,不洗白了,越描越黑orz
转职的画手幼儿园文笔
不怎么写玻璃渣所以应该不是非常玻璃嗯x

最后祝各位观赏愉快

———————————————

【序】 孙尚香不知从何时起习惯了那人的骚扰,习惯了每日清晨窗台上都会静置着的一朵蔷薇,和那人如同春日和风般温暖的笑容。
每与他在一起,她总不由得更为任性乱来。
也许是因为,不论何时,他总是耐心地包容她的总总无理取闹。
她的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奇特感受。
她开始厌倦起了在这之前无比享受的侠女生活,喜欢上了与他在一起的时光。
【壹】
“刘玄德?本小姐怎么可能喜欢他。”孙尚香插着腰神情不屑地回答着小乔的疑问。 
但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这不过是口是心非。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本小姐可不是什么淑女哦?”
“可备也从来算不上什么君子啊。”
孙尚香每夜都在脑中一遍遍地回放这个片段,梦里便全是他说这话时的微笑,好似暖阳。
孙尚香期待起了每一天的日出,窗台上他不知何时放上的蔷薇总能令她不由得微笑。
时不时也会与蔷薇一同出现在她窗前的他会笑着对她说声早安。
她明白,她自己心中在等待着什么。
【贰】
她与他并排坐在桃花树下。她悄悄偏头看向他,却与他视线相对。
他取下头上落满花瓣的斗笠,拾起一朵完整的桃花,别于她发上:“香香与这花很配…”
“备心悦你…成为备的夫人可好?”
她移开视线,抬头看着漫天飞花,以免她看见她已通红的面颊。
她等待许久的这一天来得无比突然,场景却又是她从未想想过的浪漫。
她的心也成了桃花般的色泽。
“……好。”
心甘情愿,即便终身不悔。
【叁】
一片红艳之中,延香环绕,孙尚香静坐在床边,看着红盖头上垂落的流苏,度过漫长的一分一秒。
在他登门求亲之后,孙权与周瑜询问她的看法,她努力表现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表示愿为国家利益牺牲小我,应允了这门婚事。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直至坐入婚房的一切都如梦境一般。 他已不知自己向往的此刻多久,却恍若隔世。
房门开关声响起,人步至床前,轻轻挑起了她面前的红盖头,在她身旁坐下,露出她无比熟悉的微笑:“夫人。”
不知是因为距离过近,亦或是烛光太暗,她忽然发现,在他阳光般的笑容之下,眼眸深处却似无法照耀到的冰冷的深海。
【肆】
大婚之后,她与他共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总频繁地外出,处理公务,留她一人独守空房。
每日的清晨不再有他的身影,甚至不见了窗台的蔷薇。
长久空寂的院落令她无比难耐。
于是她便变本加厉地胡闹了起来。她希望看到心中那个曾经的他。
他如她所愿的如往昔般纵容了她的所作所为。可自此,院落便再无他的身影。
在她一次正欲摔碎他的珍藏品时,他抓住了她的手腕:“望夫人莫要再无理取闹为好......夫人从东吴前来,备不愿冒犯。”
他眼中的冰凉令孙尚香的心剧痛了一下。她冷冷地拍开他的手,将手中物品重重置于桌上,转身离去:“...要你管。”
而她此后便真的不再胡闹。她心中想的是,也许他会更喜欢听话贤淑的自己。
【伍】
这个念想自从她无意中在街上看见他时便破灭了。
在她眼前,他握起一个女子的手,眼中是她所熟悉的温柔。 她逃跑般地穿过熙攘的人群,奔向城市的尽头。许久之后她喘着气停下脚步。
他明白了,她无处可去,而他也不会来找她。
那一天,孙尚香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去的。
那晚她喝了很多酒,第一次哭了出来。
许久,她抬头望向递来手绢的张飞,声音有些颤抖地发问:“刘玄德可有回来?..”
张飞看着她轻声叹息:“大嫂莫要再难过了......”
“大哥曾同我说,兄弟如手足,妻妾...如衣服......”
可丢,可换。
她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冷清的院落。
原来,自始至终,她仅是一个可笑的多情人。
他所爱的,从未是他,仅是她身上所能带给他的利益罢了。

一场骗局。
【陆】
从此,孙尚香变冷了,不再惹是生非,不再回忆他的音容笑貌,不再抵触寂寞的空房,不再在每一个清晨望向窗台。 她与他再无几次言语。
“夫人可以回去了。”
吴国与蜀国的关系瓦解,孙尚香也在同时失去了价值。
她什么都没说,收拾好包袱,头也不回地离开,回到东吴的居室,丢弃了她珍藏的百多早已干枯的蔷薇。
孙尚香觉得她的心已经死了,残枝败叶在风中化为灰烬,不再疼痛。
她对他也再无分毫感情。
但当她在两国战场看到利箭朝着他飞去时,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下意识地替他挡下了那致命一箭的原因。
不再看他一眼。她最后是笑着闭上了双目。
笑容自嘲而又悲凉。
【终·壹】
战后的纷乱战场上,刘备看着地上的人久久沉默。
“厚葬了她吧。...”他说完,便转身离去。
风中飘散着一声叹息。
刘备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否爱过孙尚香。最初接近她只图的是单纯的利益而已。
可之后他渐渐习惯了在每日天未亮时,便采上一朵开得最好的蔷薇,放在她的窗前。
闲适时,在窗口一直等到她醒来道上一声早安,看她脸上开心的笑容,也成了他所享受的生活中的一部分。
...许是入戏太深了罢。
那日在街上其实他也看见了她。她踉跄离去的背影是是如此单薄,在人群中无比地醒目。刘备张口欲叫住她,最终却是久久沉默。
那夜抱着些许的愧疚,他步入她的住处。她已喝得很醉,趴在院内的石桌上睡得很沉。
他低声叫离了一旁的张飞,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抱起她步入房中,将她放到床上,替她盖上被子。
弯腰之际,她的声音入耳:“玄德,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他抬头,她依旧沉睡。
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起身离去。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自己配不上她的喜欢。
刘备停下脚步,回望战场,满目苍凉。
她定已后悔了当初的决定吧。
但他不悔,也不能后悔。
这世,是他欠了她。
若有来世,他定真情相待,不再负了她。
也只能如此罢了。
【终·贰】
心甘情愿,即便终身不悔。
但若有来生,她不希望再遇见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