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白瑜。

一年多前的图,本身现在回看还算挺满意的

背景本想画的是鼓浪屿?看是不怎么像。
很喜欢这种夜晚,街边店铺的暖灯映照海的漆黑,温暖海风吹拂的感觉。很甜很甜啊

难得的一副大图x当年想试试完成度高的感觉,就翻出来假装是新粮发咯xx(……)
嗯,大概以上…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4

我现在翻一翻才发现,停更快一年了…一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
沉迷画画忘却写文……

所以我现在翻出来的是将近一年前的存稿,依旧是小学生文笔,求别嫌弃就是啦……

这应该是倒数第二章,特别短特别水。当年(。)写稿查阅了一些古代女子着装相关步骤,应该有很多方面不完善,ooc也是有的,求轻喷。
最后一章手稿当时就停了没写,好处是现在写的可能会不那么小学生,坏处是可能又要挺久才更……

最后感谢一下耐心关注我将近半年没有取关的人qqq

以及,祝各位白色情人节快乐啦

————————

待周瑜回过神,发觉已至一扇门前。

李白推门而入,点燃了房内的烛灯,将他拉至屋内,在一个梳妆台前停下。

周瑜深深地意识到自己似乎上了贼船,无路可退。
“……陛下,这里是…?”

“啊,朕先前便命令人布置的个房间,早就策划已久了。”李白偏头看向周瑜,笑容中夹杂着些许奸计得逞的意味。

“…陛下你是变态吗。…”

“什么?”

“……没什么。”周瑜扶额。

李白拉开一旁衣柜的门,门后是琳琅满目的衣裙。他挑选许久,取来一套衣物递给周瑜:“饰品在妆台的盒子内。公瑾加油,朕在外面候着。”

“陛下,我…。”

门在不远处关上,屋内重归寂静。

周瑜看向门的方向久久沉默。

可自己似乎并不曾学过如何梳妆……

他此时此刻已彻底后悔了自己答应了李白,自责之余意识到了也许脑子有病这种东西也是个会传染的疾病……

他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一新发现,并决定以后要离那传染源远些。

心中虽是满不情愿,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刻周瑜也只能硬着头皮低头看向了手上的衣物。

将衣物展开,指腹轻抚面料,周瑜不禁些许讶异。

那是一件经过改良的女装,衣裳的做工很好,衣料并不厚重,指尖摩挲极为舒适。
灯光所及能看到精美的牡丹刺绣和祥云暗纹。
主色是十分艳丽的红,领口及宽大的袖口黑色和金色的纹路交织。

不知为何,这颜色总令他感到有些像嫁衣。

淡去了脑中荒谬的想法,周瑜由于片刻终还是换上了衣物,系好衣带于妆镜前坐下,看着面前妆奁内斑斓的化妆品理起了思绪。

细细想来,尽管未曾有过亲身尝试,但诗句沉淀和些许常识还是使得他对面前妆品还是有了个大概的认知,再加上他曾几次被迫随着李白在酒楼观赏过舞女梳妆,心下便回忆起了大概的步骤。

他些许迟疑地寻了铅粉与胭脂,薄施于面上,细细描上了眼线及黛眉,微用妆品柔和了面部的线条,在妆奁中挑了红色花细贴于眉心,最后轻抿唇纸。

待一系列程序按着记忆较为板眼地完成之后,他抬头看向妆镜中的自己,却是微有些发愣。

尽管妆面施得很淡,可他本身五官生得极为清秀柔和,再加上他擅于作画审美较佳。
于此刻看来,烛光之下阴柔又夹带些许妩媚的面容竟真像极了女子。

微微讶异之后,周瑜的心中升起了些许不曾有过的感受。

非得说来,大抵只有生无可恋四字能表达一二。
他也在同时坚定了若被他人看到自己如今模样定要杀人灭口的决心。

而至于他自己,过完今天,就会努力将这事给忘了。

周瑜垂眸看向抽屉内的各色发簪和钗子却是犯了难。

化妆步骤可从诗文中了解,可繁杂精深的绾发技艺又岂是书中只言片语所能描述。

他随缘挑了几个发饰毫无头绪地尝试几下便果断放弃,索性破罐子破摔,用了木梳顺好自己的头发令其披散于肩,便站起身理了理衣裳,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出。

到了屋外,扭头便见倚靠门边的李白手执着酒壶看着他发愣。

空气凝固,气氛安静之久令周瑜越觉尴尬,正打算轻咳打破沉寂,对面带着笑的语气便传入耳中。

“怎不绾发?”

“…不会。”

“来。”

下一秒周瑜的手便被人握住,牵起进入房中。

周瑜有些发愣地看着镜中自己,满头黑丝被一双手轻柔梳理。
脑中空白,不知为何李白会梳理女子的发髻。

许久他才意识到自己今晚脑子是真的有些问题。
——那人常年与各色女子交集,再不会绾发也说不过去。

思绪飘浮,回过神,周瑜惊异发觉头上重量略沉,镜中发髻已几乎成型。

李白挑选了玉簪轻轻插入发髻之中,复用几支发钗将其固定,缓缓收手。

发顶坠马髻成型,留一部分头发自然披于肩上,发髻之间的发饰花式淡雅,装点恰到好处。

周瑜愣神之余,脑中鬼使神差下意识感慨了自家圣上眼光不差,难怪讨女子欢心。

“转过来。”

他闻言站起,转身面向李白,却见面前的人愣住了。

心下莫名紧张,周瑜正欲转身再次看看镜中有何不妥,下一刹手腕被人握住,平衡一失,便落入人怀中。

匆忙抬首之际,目光所及便是面前之人极近的双眸,

嘴唇传来的柔软温热触感便令他彻底呆住。

待许久回过神,周瑜匆忙推开李白,踉跄后退几步用袖子掩住了面。

心下却是奇异地没生出多少对面前之人的怒火,头晕目眩,心跳似是顿了几拍,试图组织语言却是发现十分徒劳:“……陛下,你…!”

李白亦是愣神许久,复而笑着回应:“抱歉啊,因为公瑾实在好看,像极了女子。朕一时脑子一乱就…”

“..还望陛下莫要再开这种玩笑。”

周瑜移开了目光,尽量使语气听起来更为不善。

他此刻略微庆幸房内灯光昏暗,自己莫名发红的脸不至于让面前的人看清。

李白轻笑几声:“公瑾这样很像怨妇哦..。”

他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感到恼怒,手下一刻便被牵起,拉着向屋外走去。

“来,朕带你去一个地方。”

白瑜/新年快乐。

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不会忘了这一对qqq我对他们还是有爱的!过年贺图只画他们!

一直懒得更新怠慢了sorry,极限二十分钟有些草不好看,事实证明不是有些……别嫌弃就行。我改天认真画…!!

p2p3我觉得ok。

最后祝各位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狗年大吉吧

貂蝉全皮肤。
晚自习摸鱼,肢体练习。
就算丑也不要脸发出来xx
活在梦里x

未来旅行小孙膑。
小天使最可爱。

当时随手的摸鱼,就画了一小时左右,所以上色十分潦草,将就着看xx
我感觉我已经失去了认真画画这个功能(。)

是这样的。



我就跟风画一个玄策xx

拿去当头像用的所以线条很随意,草稿风。


要线稿dd我xx


我不会说画这张画的理由是因为不想找人要头像授权xx懒癌晚期。
字毁画系列,你们就将就看看xx嗯x

大小姐驾到——!

耶,电脑修好了。
试试笔刷。

不用看了,没脖子,头发褪色,瞎画的xx

【备香】不悔

一篇玻璃渣
ooc有,没文化bug多轻喷
刘备人渣设定,不洗白了,越描越黑orz
转职的画手幼儿园文笔
不怎么写玻璃渣所以应该不是非常玻璃嗯x

最后祝各位观赏愉快

———————————————

【序】 孙尚香不知从何时起习惯了那人的骚扰,习惯了每日清晨窗台上都会静置着的一朵蔷薇,和那人如同春日和风般温暖的笑容。
每与他在一起,她总不由得更为任性乱来。
也许是因为,不论何时,他总是耐心地包容她的总总无理取闹。
她的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奇特感受。
她开始厌倦起了在这之前无比享受的侠女生活,喜欢上了与他在一起的时光。
【壹】
“刘玄德?本小姐怎么可能喜欢他。”孙尚香插着腰神情不屑地回答着小乔的疑问。 
但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这不过是口是心非。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本小姐可不是什么淑女哦?”
“可备也从来算不上什么君子啊。”
孙尚香每夜都在脑中一遍遍地回放这个片段,梦里便全是他说这话时的微笑,好似暖阳。
孙尚香期待起了每一天的日出,窗台上他不知何时放上的蔷薇总能令她不由得微笑。
时不时也会与蔷薇一同出现在她窗前的他会笑着对她说声早安。
她明白,她自己心中在等待着什么。
【贰】
她与他并排坐在桃花树下。她悄悄偏头看向他,却与他视线相对。
他取下头上落满花瓣的斗笠,拾起一朵完整的桃花,别于她发上:“香香与这花很配…”
“备心悦你…成为备的夫人可好?”
她移开视线,抬头看着漫天飞花,以免她看见她已通红的面颊。
她等待许久的这一天来得无比突然,场景却又是她从未想想过的浪漫。
她的心也成了桃花般的色泽。
“……好。”
心甘情愿,即便终身不悔。
【叁】
一片红艳之中,延香环绕,孙尚香静坐在床边,看着红盖头上垂落的流苏,度过漫长的一分一秒。
在他登门求亲之后,孙权与周瑜询问她的看法,她努力表现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表示愿为国家利益牺牲小我,应允了这门婚事。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直至坐入婚房的一切都如梦境一般。 他已不知自己向往的此刻多久,却恍若隔世。
房门开关声响起,人步至床前,轻轻挑起了她面前的红盖头,在她身旁坐下,露出她无比熟悉的微笑:“夫人。”
不知是因为距离过近,亦或是烛光太暗,她忽然发现,在他阳光般的笑容之下,眼眸深处却似无法照耀到的冰冷的深海。
【肆】
大婚之后,她与他共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总频繁地外出,处理公务,留她一人独守空房。
每日的清晨不再有他的身影,甚至不见了窗台的蔷薇。
长久空寂的院落令她无比难耐。
于是她便变本加厉地胡闹了起来。她希望看到心中那个曾经的他。
他如她所愿的如往昔般纵容了她的所作所为。可自此,院落便再无他的身影。
在她一次正欲摔碎他的珍藏品时,他抓住了她的手腕:“望夫人莫要再无理取闹为好......夫人从东吴前来,备不愿冒犯。”
他眼中的冰凉令孙尚香的心剧痛了一下。她冷冷地拍开他的手,将手中物品重重置于桌上,转身离去:“...要你管。”
而她此后便真的不再胡闹。她心中想的是,也许他会更喜欢听话贤淑的自己。
【伍】
这个念想自从她无意中在街上看见他时便破灭了。
在她眼前,他握起一个女子的手,眼中是她所熟悉的温柔。 她逃跑般地穿过熙攘的人群,奔向城市的尽头。许久之后她喘着气停下脚步。
他明白了,她无处可去,而他也不会来找她。
那一天,孙尚香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去的。
那晚她喝了很多酒,第一次哭了出来。
许久,她抬头望向递来手绢的张飞,声音有些颤抖地发问:“刘玄德可有回来?..”
张飞看着她轻声叹息:“大嫂莫要再难过了......”
“大哥曾同我说,兄弟如手足,妻妾...如衣服......”
可丢,可换。
她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冷清的院落。
原来,自始至终,她仅是一个可笑的多情人。
他所爱的,从未是他,仅是她身上所能带给他的利益罢了。

一场骗局。
【陆】
从此,孙尚香变冷了,不再惹是生非,不再回忆他的音容笑貌,不再抵触寂寞的空房,不再在每一个清晨望向窗台。 她与他再无几次言语。
“夫人可以回去了。”
吴国与蜀国的关系瓦解,孙尚香也在同时失去了价值。
她什么都没说,收拾好包袱,头也不回地离开,回到东吴的居室,丢弃了她珍藏的百多早已干枯的蔷薇。
孙尚香觉得她的心已经死了,残枝败叶在风中化为灰烬,不再疼痛。
她对他也再无分毫感情。
但当她在两国战场看到利箭朝着他飞去时,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下意识地替他挡下了那致命一箭的原因。
不再看他一眼。她最后是笑着闭上了双目。
笑容自嘲而又悲凉。
【终·壹】
战后的纷乱战场上,刘备看着地上的人久久沉默。
“厚葬了她吧。...”他说完,便转身离去。
风中飘散着一声叹息。
刘备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否爱过孙尚香。最初接近她只图的是单纯的利益而已。
可之后他渐渐习惯了在每日天未亮时,便采上一朵开得最好的蔷薇,放在她的窗前。
闲适时,在窗口一直等到她醒来道上一声早安,看她脸上开心的笑容,也成了他所享受的生活中的一部分。
...许是入戏太深了罢。
那日在街上其实他也看见了她。她踉跄离去的背影是是如此单薄,在人群中无比地醒目。刘备张口欲叫住她,最终却是久久沉默。
那夜抱着些许的愧疚,他步入她的住处。她已喝得很醉,趴在院内的石桌上睡得很沉。
他低声叫离了一旁的张飞,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抱起她步入房中,将她放到床上,替她盖上被子。
弯腰之际,她的声音入耳:“玄德,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他抬头,她依旧沉睡。
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起身离去。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自己配不上她的喜欢。
刘备停下脚步,回望战场,满目苍凉。
她定已后悔了当初的决定吧。
但他不悔,也不能后悔。
这世,是他欠了她。
若有来世,他定真情相待,不再负了她。
也只能如此罢了。
【终·贰】
心甘情愿,即便终身不悔。
但若有来生,她不希望再遇见他。


—————END———————————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3

…我是不是把日更给拖成月更了?好的是的x
这章写得十分赶所以没质量望别嫌弃
刚想起来520应该更文了才急急忙忙更的…
于是祝各位520快乐

这章其实算个过度?
下几章高甜x
然后接下来没文化的画手会bug百出,轻喷

至于下一次什么时候更…待定…
大概就是这样了,有要说的评论再补充
望各位喜欢x

——————————————————

“公瑾,你留下。”早朝结束,周瑜正欲离去,李白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他止步转身。众臣在他身后渐渐散去。

自从那次李白做了在周瑜看来脑子有病的行为后,周瑜就再也没有去叫他起床,甚至在朝堂与私下都刻意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就连周瑜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此刻被李白叫住,周瑜略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上前去:“陛下有何吩咐?”

“嗯…朕今天想去街市上玩…探查民情,公瑾同朕一起吧。”

周瑜微微皱眉,躬身致歉:“望陛下恕臣无法应允…臣有政务在身,陛下还是同他人前去吧。”说罢便转过身,不顾李白的叫唤径直向外走去。

周瑜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竟已习惯了违背李白的命令。

他心里清楚这不是一个臣子该有的行为,可李白每次都不予追究,渐渐便习以为常了。

这么想着,将锅甩给李白之后周瑜便不再自责。

回到自己的府邸,他平复了有些繁乱的思绪,批阅起了今日的奏折。

…他要玩就让他自己玩去吧……

待周瑜批完最后一本奏折,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至黄昏。

他起身正欲倒水,忽然瞥见窗外有人影闪动。

“谁?”周瑜顿时警惕,余光扫向桌案上摆放着的利剑。

窗外的人顿了顿,慢慢从窗前探头,神色略有些尴尬:“是朕……公瑾好眼力。”

周瑜放下戒备,看着那人叹了口气:“…陛下,您不是今日要去探查民情吗…?”

“公瑾不跟朕去,朕就不想去了。”

李白利索地一个翻身,从窗户翻进了房内。

周瑜看了看李白身上的衣裳心疼了片刻:“……那陛下在臣窗前做什么?”

他抬头,对上了李白离得极近的笑容。

“因为朕想来看你啊。”

不知为何,周瑜感到自己的心跳似是顿了一拍,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扭头避开李白的目光:“…陛下若无事便回去休息吧。原谅臣今日公务繁多,无法招待陛下。”

他说罢有些匆忙得坐回桌旁,重新翻阅起已批过的奏折。

周瑜感到李白在自己身旁坐下,距离之近使他甚至能感受到李白身上传来的温度。

周瑜的心跳再次加快了几分。

他往旁边挪了些许,与李白拉开一定距离。

平复着心情,周瑜试图让语气更显不善:“陛下还是请…”

“今天是朕的生辰。”

周瑜闻言愣住,看着李白的双眸,许久才出声:“那为何陛下不设宴庆祝…?”

李白靠坐在桌旁,扭头看向窗外:“那么多人庆祝有什么意思…朕只想跟公瑾你过,所以今早才约你出去。”

“…抱歉。”

“没事。”

一阵长久的沉默。

“现在要去已经太晚了…这样吧,”李白微笑,“既然今天是朕的生辰…就当做贺礼吧,朕让公瑾做任何事公瑾都答应如何?…”他身体前倾,将周瑜抵靠在桌子边缘。

周瑜的心跳无法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面颊飞速升温。面前的人目光如一片深不见底的湖水,周瑜感到自己深深地沉入其中。

恍惚之下,周瑜鬼使神差地开口:“…好。”

“公瑾此话当真?”

周瑜觉得李白笑得像只狐狸。

“……嗯。”

“那,”李白笑着握住周瑜的手腕,“朕想看周瑜穿女装。”

“…啊?”周瑜愣住了,下一秒便被李白抓着手腕拉了起来,向外走去。

【没错,不会开车的。】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2

感觉拖更好久的样子…
这周一直在咸鱼,什么都写不出来…

这章糖分有点高,
没错,没有车,没有车…

强行加分段假装写得很长了的样子xx
[实际上并不]

下一章估计要等期中考完…
嗯,大概就是这样x
祝享用愉快

————————————————

周瑜睁开眼睛,窗外已一片漆黑,屋内只有一盏烛灯发着微弱的暖光。

周瑜意识到自己是批阅奏折过程中不小心睡着了,连忙坐起,扭头入目是已批阅的奏折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旁,身侧的人趴在桌案上睡得沉静。

垂眸凝视着那人沉睡的面容,睫毛浓密而纤长。周瑜才意识到李白其实长得很好看。

也许先皇传位给他看的是脸…周瑜也只能这么推测了。

他直起身,取下披于自己身上的衣物,微微皱眉,俯身轻轻摇醒身旁的李白:“陛下…龙袍不能随便披别人身上的。”

被弄醒的李白坐了起来,揉着眼睛没好气地望着周瑜:“…醒了?…难道朕来到这看你睡着了,想给你盖件衣服,还得回一趟寝宫,找件能盖的衣服再来不成?”

…其实为什么非得是衣服,明明不远处有被子…周瑜心中暗想着,却没说出声。

他略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下次希望陛下留心些…”
李白撑头看着他打理自己的龙袍,指了指一旁的奏折:“今天朕来你这,看你太累,便帮你批完了。”

周瑜有些无法理解这皇帝是抱以何种心态,才能在做了本该是他自己分内该做的事后,语气还如此坦然到让人想喊皇恩浩荡。

“…多谢陛下体谅。”

怎么说今天李白也挺乖的,也该谢谢他…

周瑜边这么想着,将理好的龙袍替李白披上,后者却抓住了他的手腕,龙袍滑落。

“现在已是人定之时,朕的寝宫也离你这有些距离…公瑾不介意朕今夜与你同床一晚吧?朕懒得回去了。”

烛光中,周瑜看不明李白脸上笑容的含义。

“若陛下不介意,臣自然毫无意见……”

话音未落,李白已经很自觉地躺到床上了。

周瑜有些无奈地弯腰捡起地上的龙袍小心挂好,吹灭了桌案上的烛火,就着月色脱去了外衣,摸索着躺好。

一片寂静中,身侧人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腰,顺势将他搂入了怀中。

周瑜任由他抱着,发愣之际,发觉今日李白的身上并无往日常带着的酒味。

…许是这陛下脑子又坏掉了吧。周瑜也只能如此推测。
抱以关爱智障的心态,周瑜没有动。

“晚安,公瑾。…”

耳侧传来的声音带着丝丝热气。周瑜感到自己的面部有些发烫。

——果然这么被抱着挺热的…

“晚安……”

周瑜在李白怀中闭上双眼。进入睡梦之际,他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尽管李白后宫佳丽三千,但他似是始终未曾与任何一人共度良宵。

“陛下…该上朝了…”

李白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看面前叫唤自己的周瑜,翻了个身:“…再睡会。”

话音未落,后背着地的剧痛感顿时令他睡意全无。

这个公瑾真不温柔……

李白边暗暗抱怨,边扶着腰坐回了床上。

“公瑾,给朕更衣。”

“臣在这方面不怎么擅长,陛下若要人服侍穿衣,臣可为陛下去唤外头的宫女…”

“朕就要你替朕更衣。”

“…臣这就去叫人帮助陛下…”

“不要,朕只要公瑾。”

“…自己穿。”

李白拿起了被丢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抬头看了看关上的房门,听着远去的脚步声不在意地笑了笑,自己着上了衣物。

这公瑾真是…罢了,不急……

“陛下今日早朝又迟到了。”大殿内的人陆续离去,周瑜的声音显得有些不满。

李白瘫在龙椅上打着哈欠:“这次可不怪朕…怪公瑾你不听话,不帮朕更衣。”

“……明明是陛下无理取闹…”

这公瑾还学会顶嘴了…李白抬眼看了看他。

果然还是应该管教一下?

边想着,李白勾起嘴角,露出不明意味的笑,招呼着周瑜过来。

待周瑜走近,李白一拽他的袖子,将他拉到了自己身上,沉思了一会后抬手勾起了周瑜的下巴,露出了自以为风流倜傥的微笑:“而且,还不是怪公瑾抱起来手感太舒服了…朕醒了以后只顾着回味了,哪还有心思起床?…”

然后风流倜傥的脸上便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周瑜有些狼狈地站起来,耳根有些泛红,瞪了李白一眼后,用李白从未见过的速度快步离去。

这公瑾…根本不给人管教的机会嘛…

李白十分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还学会打朕了…宠坏了…

看来今天是去不了后宫了……

看着周瑜离去的方向,李白笑了起来,尽管已经并不风流倜傥。

嗯,自己的宰相,脸红起来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