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午

学不会认真画画

白瑜。

一年多前的图,本身现在回看还算挺满意的

背景本想画的是鼓浪屿?看是不怎么像。
很喜欢这种夜晚,街边店铺的暖灯映照海的漆黑,温暖海风吹拂的感觉。很甜很甜啊

难得的一副大图x当年想试试完成度高的感觉,就翻出来假装是新粮发咯xx(……)
嗯,大概以上…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4

我现在翻一翻才发现,停更快一年了…一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
沉迷画画忘却写文……

所以我现在翻出来的是将近一年前的存稿,依旧是小学生文笔,求别嫌弃就是啦……

这应该是倒数第二章,特别短特别水。当年(。)写稿查阅了一些古代女子着装相关步骤,应该有很多方面不完善,ooc也是有的,求轻喷。
最后一章手稿当时就停了没写,好处是现在写的可能会不那么小学生,坏处是可能又要挺久才更……

最后感谢一下耐心关注我将近半年没有取关的人qqq

以及,祝各位白色情人节快乐啦

————————

待周瑜回过神,发觉已至一扇门前。

李白推门而入,点燃了房内的烛灯,将他拉至屋内,在一个梳妆台前停下。

周瑜深深地意识到自己似乎上了贼船,无路可退。
“……陛下,这里是…?”

“啊,朕先前便命令人布置的个房间,早就策划已久了。”李白偏头看向周瑜,笑容中夹杂着些许奸计得逞的意味。

“…陛下你是变态吗。…”

“什么?”

“……没什么。”周瑜扶额。

李白拉开一旁衣柜的门,门后是琳琅满目的衣裙。他挑选许久,取来一套衣物递给周瑜:“饰品在妆台的盒子内。公瑾加油,朕在外面候着。”

“陛下,我…。”

门在不远处关上,屋内重归寂静。

周瑜看向门的方向久久沉默。

可自己似乎并不曾学过如何梳妆……

他此时此刻已彻底后悔了自己答应了李白,自责之余意识到了也许脑子有病这种东西也是个会传染的疾病……

他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一新发现,并决定以后要离那传染源远些。

心中虽是满不情愿,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刻周瑜也只能硬着头皮低头看向了手上的衣物。

将衣物展开,指腹轻抚面料,周瑜不禁些许讶异。

那是一件经过改良的女装,衣裳的做工很好,衣料并不厚重,指尖摩挲极为舒适。
灯光所及能看到精美的牡丹刺绣和祥云暗纹。
主色是十分艳丽的红,领口及宽大的袖口黑色和金色的纹路交织。

不知为何,这颜色总令他感到有些像嫁衣。

淡去了脑中荒谬的想法,周瑜由于片刻终还是换上了衣物,系好衣带于妆镜前坐下,看着面前妆奁内斑斓的化妆品理起了思绪。

细细想来,尽管未曾有过亲身尝试,但诗句沉淀和些许常识还是使得他对面前妆品还是有了个大概的认知,再加上他曾几次被迫随着李白在酒楼观赏过舞女梳妆,心下便回忆起了大概的步骤。

他些许迟疑地寻了铅粉与胭脂,薄施于面上,细细描上了眼线及黛眉,微用妆品柔和了面部的线条,在妆奁中挑了红色花细贴于眉心,最后轻抿唇纸。

待一系列程序按着记忆较为板眼地完成之后,他抬头看向妆镜中的自己,却是微有些发愣。

尽管妆面施得很淡,可他本身五官生得极为清秀柔和,再加上他擅于作画审美较佳。
于此刻看来,烛光之下阴柔又夹带些许妩媚的面容竟真像极了女子。

微微讶异之后,周瑜的心中升起了些许不曾有过的感受。

非得说来,大抵只有生无可恋四字能表达一二。
他也在同时坚定了若被他人看到自己如今模样定要杀人灭口的决心。

而至于他自己,过完今天,就会努力将这事给忘了。

周瑜垂眸看向抽屉内的各色发簪和钗子却是犯了难。

化妆步骤可从诗文中了解,可繁杂精深的绾发技艺又岂是书中只言片语所能描述。

他随缘挑了几个发饰毫无头绪地尝试几下便果断放弃,索性破罐子破摔,用了木梳顺好自己的头发令其披散于肩,便站起身理了理衣裳,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出。

到了屋外,扭头便见倚靠门边的李白手执着酒壶看着他发愣。

空气凝固,气氛安静之久令周瑜越觉尴尬,正打算轻咳打破沉寂,对面带着笑的语气便传入耳中。

“怎不绾发?”

“…不会。”

“来。”

下一秒周瑜的手便被人握住,牵起进入房中。

周瑜有些发愣地看着镜中自己,满头黑丝被一双手轻柔梳理。
脑中空白,不知为何李白会梳理女子的发髻。

许久他才意识到自己今晚脑子是真的有些问题。
——那人常年与各色女子交集,再不会绾发也说不过去。

思绪飘浮,回过神,周瑜惊异发觉头上重量略沉,镜中发髻已几乎成型。

李白挑选了玉簪轻轻插入发髻之中,复用几支发钗将其固定,缓缓收手。

发顶坠马髻成型,留一部分头发自然披于肩上,发髻之间的发饰花式淡雅,装点恰到好处。

周瑜愣神之余,脑中鬼使神差下意识感慨了自家圣上眼光不差,难怪讨女子欢心。

“转过来。”

他闻言站起,转身面向李白,却见面前的人愣住了。

心下莫名紧张,周瑜正欲转身再次看看镜中有何不妥,下一刹手腕被人握住,平衡一失,便落入人怀中。

匆忙抬首之际,目光所及便是面前之人极近的双眸,

嘴唇传来的柔软温热触感便令他彻底呆住。

待许久回过神,周瑜匆忙推开李白,踉跄后退几步用袖子掩住了面。

心下却是奇异地没生出多少对面前之人的怒火,头晕目眩,心跳似是顿了几拍,试图组织语言却是发现十分徒劳:“……陛下,你…!”

李白亦是愣神许久,复而笑着回应:“抱歉啊,因为公瑾实在好看,像极了女子。朕一时脑子一乱就…”

“..还望陛下莫要再开这种玩笑。”

周瑜移开了目光,尽量使语气听起来更为不善。

他此刻略微庆幸房内灯光昏暗,自己莫名发红的脸不至于让面前的人看清。

李白轻笑几声:“公瑾这样很像怨妇哦..。”

他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感到恼怒,手下一刻便被牵起,拉着向屋外走去。

“来,朕带你去一个地方。”

白瑜/新年快乐。

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不会忘了这一对qqq我对他们还是有爱的!过年贺图只画他们!

一直懒得更新怠慢了sorry,极限二十分钟有些草不好看,事实证明不是有些……别嫌弃就行。我改天认真画…!!

p2p3我觉得ok。

最后祝各位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狗年大吉吧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3

…我是不是把日更给拖成月更了?好的是的x
这章写得十分赶所以没质量望别嫌弃
刚想起来520应该更文了才急急忙忙更的…
于是祝各位520快乐

这章其实算个过度?
下几章高甜x
然后接下来没文化的画手会bug百出,轻喷

至于下一次什么时候更…待定…
大概就是这样了,有要说的评论再补充
望各位喜欢x

——————————————————

“公瑾,你留下。”早朝结束,周瑜正欲离去,李白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他止步转身。众臣在他身后渐渐散去。

自从那次李白做了在周瑜看来脑子有病的行为后,周瑜就再也没有去叫他起床,甚至在朝堂与私下都刻意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就连周瑜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此刻被李白叫住,周瑜略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上前去:“陛下有何吩咐?”

“嗯…朕今天想去街市上玩…探查民情,公瑾同朕一起吧。”

周瑜微微皱眉,躬身致歉:“望陛下恕臣无法应允…臣有政务在身,陛下还是同他人前去吧。”说罢便转过身,不顾李白的叫唤径直向外走去。

周瑜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竟已习惯了违背李白的命令。

他心里清楚这不是一个臣子该有的行为,可李白每次都不予追究,渐渐便习以为常了。

这么想着,将锅甩给李白之后周瑜便不再自责。

回到自己的府邸,他平复了有些繁乱的思绪,批阅起了今日的奏折。

…他要玩就让他自己玩去吧……

待周瑜批完最后一本奏折,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至黄昏。

他起身正欲倒水,忽然瞥见窗外有人影闪动。

“谁?”周瑜顿时警惕,余光扫向桌案上摆放着的利剑。

窗外的人顿了顿,慢慢从窗前探头,神色略有些尴尬:“是朕……公瑾好眼力。”

周瑜放下戒备,看着那人叹了口气:“…陛下,您不是今日要去探查民情吗…?”

“公瑾不跟朕去,朕就不想去了。”

李白利索地一个翻身,从窗户翻进了房内。

周瑜看了看李白身上的衣裳心疼了片刻:“……那陛下在臣窗前做什么?”

他抬头,对上了李白离得极近的笑容。

“因为朕想来看你啊。”

不知为何,周瑜感到自己的心跳似是顿了一拍,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扭头避开李白的目光:“…陛下若无事便回去休息吧。原谅臣今日公务繁多,无法招待陛下。”

他说罢有些匆忙得坐回桌旁,重新翻阅起已批过的奏折。

周瑜感到李白在自己身旁坐下,距离之近使他甚至能感受到李白身上传来的温度。

周瑜的心跳再次加快了几分。

他往旁边挪了些许,与李白拉开一定距离。

平复着心情,周瑜试图让语气更显不善:“陛下还是请…”

“今天是朕的生辰。”

周瑜闻言愣住,看着李白的双眸,许久才出声:“那为何陛下不设宴庆祝…?”

李白靠坐在桌旁,扭头看向窗外:“那么多人庆祝有什么意思…朕只想跟公瑾你过,所以今早才约你出去。”

“…抱歉。”

“没事。”

一阵长久的沉默。

“现在要去已经太晚了…这样吧,”李白微笑,“既然今天是朕的生辰…就当做贺礼吧,朕让公瑾做任何事公瑾都答应如何?…”他身体前倾,将周瑜抵靠在桌子边缘。

周瑜的心跳无法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面颊飞速升温。面前的人目光如一片深不见底的湖水,周瑜感到自己深深地沉入其中。

恍惚之下,周瑜鬼使神差地开口:“…好。”

“公瑾此话当真?”

周瑜觉得李白笑得像只狐狸。

“……嗯。”

“那,”李白笑着握住周瑜的手腕,“朕想看周瑜穿女装。”

“…啊?”周瑜愣住了,下一秒便被李白抓着手腕拉了起来,向外走去。

【没错,不会开车的。】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2

感觉拖更好久的样子…
这周一直在咸鱼,什么都写不出来…

这章糖分有点高,
没错,没有车,没有车…

强行加分段假装写得很长了的样子xx
[实际上并不]

下一章估计要等期中考完…
嗯,大概就是这样x
祝享用愉快

————————————————

周瑜睁开眼睛,窗外已一片漆黑,屋内只有一盏烛灯发着微弱的暖光。

周瑜意识到自己是批阅奏折过程中不小心睡着了,连忙坐起,扭头入目是已批阅的奏折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旁,身侧的人趴在桌案上睡得沉静。

垂眸凝视着那人沉睡的面容,睫毛浓密而纤长。周瑜才意识到李白其实长得很好看。

也许先皇传位给他看的是脸…周瑜也只能这么推测了。

他直起身,取下披于自己身上的衣物,微微皱眉,俯身轻轻摇醒身旁的李白:“陛下…龙袍不能随便披别人身上的。”

被弄醒的李白坐了起来,揉着眼睛没好气地望着周瑜:“…醒了?…难道朕来到这看你睡着了,想给你盖件衣服,还得回一趟寝宫,找件能盖的衣服再来不成?”

…其实为什么非得是衣服,明明不远处有被子…周瑜心中暗想着,却没说出声。

他略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下次希望陛下留心些…”
李白撑头看着他打理自己的龙袍,指了指一旁的奏折:“今天朕来你这,看你太累,便帮你批完了。”

周瑜有些无法理解这皇帝是抱以何种心态,才能在做了本该是他自己分内该做的事后,语气还如此坦然到让人想喊皇恩浩荡。

“…多谢陛下体谅。”

怎么说今天李白也挺乖的,也该谢谢他…

周瑜边这么想着,将理好的龙袍替李白披上,后者却抓住了他的手腕,龙袍滑落。

“现在已是人定之时,朕的寝宫也离你这有些距离…公瑾不介意朕今夜与你同床一晚吧?朕懒得回去了。”

烛光中,周瑜看不明李白脸上笑容的含义。

“若陛下不介意,臣自然毫无意见……”

话音未落,李白已经很自觉地躺到床上了。

周瑜有些无奈地弯腰捡起地上的龙袍小心挂好,吹灭了桌案上的烛火,就着月色脱去了外衣,摸索着躺好。

一片寂静中,身侧人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腰,顺势将他搂入了怀中。

周瑜任由他抱着,发愣之际,发觉今日李白的身上并无往日常带着的酒味。

…许是这陛下脑子又坏掉了吧。周瑜也只能如此推测。
抱以关爱智障的心态,周瑜没有动。

“晚安,公瑾。…”

耳侧传来的声音带着丝丝热气。周瑜感到自己的面部有些发烫。

——果然这么被抱着挺热的…

“晚安……”

周瑜在李白怀中闭上双眼。进入睡梦之际,他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尽管李白后宫佳丽三千,但他似是始终未曾与任何一人共度良宵。

“陛下…该上朝了…”

李白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看面前叫唤自己的周瑜,翻了个身:“…再睡会。”

话音未落,后背着地的剧痛感顿时令他睡意全无。

这个公瑾真不温柔……

李白边暗暗抱怨,边扶着腰坐回了床上。

“公瑾,给朕更衣。”

“臣在这方面不怎么擅长,陛下若要人服侍穿衣,臣可为陛下去唤外头的宫女…”

“朕就要你替朕更衣。”

“…臣这就去叫人帮助陛下…”

“不要,朕只要公瑾。”

“…自己穿。”

李白拿起了被丢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抬头看了看关上的房门,听着远去的脚步声不在意地笑了笑,自己着上了衣物。

这公瑾真是…罢了,不急……

“陛下今日早朝又迟到了。”大殿内的人陆续离去,周瑜的声音显得有些不满。

李白瘫在龙椅上打着哈欠:“这次可不怪朕…怪公瑾你不听话,不帮朕更衣。”

“……明明是陛下无理取闹…”

这公瑾还学会顶嘴了…李白抬眼看了看他。

果然还是应该管教一下?

边想着,李白勾起嘴角,露出不明意味的笑,招呼着周瑜过来。

待周瑜走近,李白一拽他的袖子,将他拉到了自己身上,沉思了一会后抬手勾起了周瑜的下巴,露出了自以为风流倜傥的微笑:“而且,还不是怪公瑾抱起来手感太舒服了…朕醒了以后只顾着回味了,哪还有心思起床?…”

然后风流倜傥的脸上便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周瑜有些狼狈地站起来,耳根有些泛红,瞪了李白一眼后,用李白从未见过的速度快步离去。

这公瑾…根本不给人管教的机会嘛…

李白十分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还学会打朕了…宠坏了…

看来今天是去不了后宫了……

看着周瑜离去的方向,李白笑了起来,尽管已经并不风流倜傥。

嗯,自己的宰相,脸红起来真可爱……

【白瑜】教师节玫瑰(番外)

一个得知真相想搞事的老师和一心只读圣贤书吸取教训背日历的好学生x

李白:公瑾不跟我去的话开学考给你扣分噢?

周瑜:……

【会画画真好x就可以不更文了…嗯…

粗制滥造的当年初中政府下发的作文本…然后就是那只勾线的笔贼难用…
假装很有b格的样子用跟人一毛钱换来的圆珠笔糊了点阴影

读书读傻忘却七夕那段时间是暑假以至于差点写成月考…

嗯x希望大家吃好✔

【白瑜】我怀疑皇上这里有问题1

没粮吃委屈自掏腰包…
私设皇帝李白宰相周瑜
不会玻璃渣是篇糖
慢更
依旧来自画手的小学生文笔忘不嫌弃
呃…至于什么朝代…求历史党轻喷…
以上w祝各位食用愉快,希望各位喜欢
——————————

周瑜看着台面上还未批阅的奏折,按了按酸痛的眉心,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笔,看向窗外。
不用周瑜想也知道,此刻本该做这件事情的皇上,此刻定是在这窗外的远处,同后宫三千佳丽们饮酒作诗。

自周瑜被任命为宰相一来,新登基的皇帝李白便将所有的政务毫无保留地全推给了她,而自己则天天流连于后宫和各色酒楼。周瑜为此十分头大。
周瑜至今都无法理解先皇将皇位传给这么个纨绔子弟的原因,而李白当初又是抱着何种心态任命自己为宰相的,周瑜更是不得而知。
他只记得,当初在肃静的朝堂上,李白打着阿欠,看着下方的大臣们缓缓开口:“周公瑾,你曾为朕的侍读,针对你最为信任,就任命你为宰相吧。”
周瑜心里清楚,所谓李白的侍读,不过是在他偷跑出宫时帮他倒酒的小弟罢了。
然后,周瑜还能说什么?只得躬身谢恩。然后,就退朝了,皇上就回去睡觉了。留在周瑜面前的是如山般的奏折。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周瑜越发觉得这个皇帝令他生无可恋。
自登基之后,李白便是多次的早朝迟到。侍女们无奈地向周瑜哭诉她们尽力了,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准时叫醒陛下,求他去帮忙。
于是在第二天,周瑜便早早地来到了李白寝宫。
在周瑜不失礼度的叫唤声中,李白算是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看清面前的人后弯眸笑了笑,一拽周瑜袖子便将他扯到了床上,抓着袖子叫他陪自己睡。
周瑜发愣之际闻到了扑面而来的酒味,料定这陛下是昨夜宿醉还未酒醒,但无奈皇命难违,周瑜只得任由李白抱着自己,打算陪他再躺上片刻......于是周瑜就这么睡着了。
于是那一天,他和李白一起迟到了。
从那以后,周瑜再去叫李白起床,就任由他拽自己袖子喊自己陪他睡,依旧面无表情直接将那一国之君连人带被子给拖到地上。
看着地上揉着自己摔疼的腰,抬头哭唧唧着抱怨的李白,周瑜淡漠地叫来侍女给陛下更衣,边径直离开。
...去他的皇命。

自古君权相权之间便是无比对立,而尽管周瑜毫无二心,但在怠惰的皇帝不务正业毫不顾忌的甩锅行为之下,终免不了被人以此说事。
周瑜为此曾数次劝李白自己亲自管理政务,无奈李白从不听话,日日依旧游手好闲。
一次早朝,有人为此事上奏。倒不一定是真不满于周瑜的夺权,忧心于国运。宰相这个位子也是极具诱惑力的。
那位老臣将他用心编造的种种罪状呈给李白,厉声质问周瑜是否蓄意谋反,阐述了在此之下危在旦夕的皇位与艰难的国运。
听着他激昂的腔调,周瑜的指甲已深深陷入掌心。大殿上无一位大臣出言替周瑜辩护,他自己自是无法再此刻反驳。
李白淡然地听完大臣的长篇大论,撑头靠坐在龙椅之上,面向大殿内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前所未有地皱起了眉头,淡淡开口,往常语气中常带着的懒散中多了一丝愤怒:“一派胡言。周公瑾乃是朕深信的左膀右臂,日日为国家事务心力憔悴,劳苦功高,又岂是你能够栽赃的?此次就罢了。日后若再有人敢出言诽谤公瑾,朕绝不饶恕。”他一挥袖从龙椅上站起,转身离去,“退朝。此事不准再议。违背者,斩。”
周瑜在原地呆愣了许久,只觉得心中有些许暖意袭来。直到大殿人群散尽,才转身离去。
当晚与李白下棋时,还未等周瑜开口提及早朝之事,李白变先皱眉抱怨了起来:“早朝那人是何居心,明摆着想要破坏朕的安逸生活,叫朕去过上天天批阅奏折的痛苦日子啊。要谋反的明明是他才对吧?”
“......所以这便是陛下您早朝愤怒的原由?”
“当然。”
“......”
周瑜清楚,自己这回算是白感动了。
“...但他那么说你,朕也不能容忍。”
周瑜十分诧异地抬起头,对上的是对面人明亮的双眸和温暖的笑容,“以后若有人再对公瑾你有意见,就跟朕说,朕把他给斩了。”
“...陛下,人不能乱杀。”
李白十分没形象地撇了撇嘴:“那又如何?朕乐意。”他身体前倾,双手扶上周瑜的双肩,“你是朕的人。谁敢说你的不是,就该死。”
“陛下......”
“你只需知道,你在朕心中,是重要的。”
“......您把棋盘弄乱了。”
“......啊。..”
周瑜第一次发觉那皇上有成为暴君的潜质,决心日后要好好加以改造教导。
而周瑜也从未觉得如此心安。

【白瑜】教师节玫瑰

———
论一个画手有了脑洞忍不住码起了文怎么破…
果然还是白瑜最好吃,然而粮太少只好哭唧唧割割自己的肉…
因此小学生文笔求轻喷,望各位喜欢

私设高中生语文课代表周瑜与高中语文教师李白,主白瑜 微量瑜乔
是一个关于一群人把都督给成功调戏了的故事
只会写糖不会写刀
真·小学文笔,糖不甜,真的求轻喷…
—————————

周瑜发现今天班级内比往日吵闹,使他无法静心思考笔下的题目。
隐约间周瑜听到今天好像是什么节日,心下有些疑惑,扭头问起了正专注于数学压轴题的诸葛亮:“…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诸葛亮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重新低下了头:“教师节。”
周瑜看着他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却觉得这回的教师节全班似乎比以往的教师节更为热情,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站起身,走向了孙策。
“伯符,今天是什么节日?”
孙策面露惊讶:“啊?公瑾你居然不知道?…”
周瑜迟疑了片刻,“…孔明说今天是教师节…?”
周瑜看着面前的孙策愣了愣,然后朝他笑了起来:“是啊就是教师节。”见周瑜怀疑的表情拍了拍一旁的孙权,“仲谋,今天是教师节,对吧?”
“对,今天是教师节…”孙权的余光瞥了瞥孙策掐在自己腰上的手。
“…真的?”周瑜认真地看着他们。
孙策心虚扭头:“骗你干嘛?”,他看向身后的孙尚香,“香香你说是吗?”
“…是啊。”孙尚香跟大乔聊天头也不回。
周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不过今天是教师节,虽然班主任语文老师李白不怎么为人师表,每天上课偷喝酒,但人总的来说不错。而且自己作为科代表,经常受到老师的关照,再怎么说也要表达一下心意送朵康乃馨吧…
于是趁着午休,周瑜走进了花店寻找起了康乃馨。但今天十分奇怪,花店内只有高价的玫瑰。
眼看着快要上课了,周瑜只好拿着玫瑰回到学校。

“…李老师。”
正在改作业的李白闻声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周瑜弯眸笑了笑:“科代表啊,怎么了?”
周瑜将玫瑰递向李白,表情诚恳:“节日快乐。”
李白看着面前的玫瑰愣了愣:“…周瑜你喜欢我?”
“啊?…我当然喜欢老师。”毕竟你教书教的挺好的而且平时也待我不错,算是挺喜欢的吧。
李白沉默了许久后轻勾嘴角,站起身,从包内掏出了一个巧克力:“…其实我今天也想送这个给你。”
周瑜接过巧克力,看着李白发愣,心想这个老师人挺不错的,教师节还送科代表吃的…边想着忽然发现自己和李白已经靠得极近。
李白微笑着轻抚周瑜柔顺的长发,看着他的双眼,神色温柔。
周瑜猛的回过神来,感受着对方手无意间触碰自己脸颊传来的温度,脸有些发烫。
周瑜下意识地躲开了他的目光,退后了半步:“…谢谢老师…那我先走了……”转过身准备飞速离去。
“等等,公瑾。”周瑜停下来重新回过头,李白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令他的心跳有些加速。“…以后你就叫我太白吧。”


虽然李白送的巧克力形状心形的有些奇怪,不过挺好吃的。
周瑜吃完巧克力正这么想着,被面前的女生拉住了衣角。
只见小姑娘的脸红红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递给他了一朵玫瑰:“周…周瑜大人,小乔给你的…节日快乐……”
周瑜看着玫瑰一阵发愣:“…不是,今天教师节,你送我花干嘛…?”
小姑娘诧异地抬起头:“诶??教师节?…今天明明是情人节啊…”
今天是情人节…吗……
“那个…周瑜大人…你的脸好红……”

第二天,班级的几个人因烧伤住院,座位上堆满了作业。
然后同学发现语文老师和他科代表的关系似乎更好了。



一鼓作气写完撒花qwqq希望大家喜欢…
以及迟来的情人节祝福w祝各位明年情人节不吃狗粮w(不)